美國加州聖地牙哥台灣同鄉會
San Diego Taiwanese Cultural Association
http://www.taiwancenter.com/sdtca/index.html
   

淺談台灣客家建築
彭武文

【編著按:彭武文先生新竹縣關西鎮人,現任台灣行政院客家委員會-台灣客家音像紀錄學會理事長及偉程建築師事務所建築師。彭先生受聖地牙哥台美基金會的邀請擔任 2004 年聖地牙哥台灣傳統週特別講座『淺談台灣客家建築』主講人。本文係彭先生的演講全文。】

演講大綱:
一、前言
二、南部六堆客家
三、雲林的詔安客
四、東勢山城建圍龍
五、苗栗客家建築新風貌
六、新竹六家的單姓集村
七、新竹、桃園:散村夥房與四生
八、結論

一、 前言:

大約三百多年前,客家人從大陸原鄉移民到了台灣。台灣的客家人,由於祖先不同的祖籍,而有不同腔調的客家話。台灣客家人講的腔調大至上可分為:「四縣」、「海陸」、「饒平」、「大埔」、「詔安」等。目前在台灣,以講「四縣」的客家人最多,如屏東、高雄的美濃、苗栗、桃園、新竹的關西等,我自己就是出生在關西,講「四縣」的客家人;在新竹的竹東、北埔有講「海陸」的客家人;像桃園楊梅就比較特殊,海陸、四縣都會講,當地人稱為「四海話」,滿有趣的;像新竹的六家地區講的是饒平的客家話等;台中東勢講的是「大埔腔」的客家話等等。

客家人,最早期是在台灣的南部地區開發,後來開墾的腳步再慢慢移往台灣北部。所以,我將由南往北,以人文及移民歷史背景的角度,來介紹台灣的客家建築。
二、 南部六堆客家

(一)六堆的形成與集村聚落:

台灣南部地區的客家人(高雄美濃、六龜、甲仙、屏東客家人),大多講「四縣」客家話,祖先來自於大陸廣東的興寧、平遠、五華、蕉嶺等地,我們稱為「四縣」的地區以及梅州(梅縣)。就我所知道的,南部客家人以來自蕉嶺地區的最多。

客家人在台灣南部地區的開發,可以稱為「六堆」(六堆來由:清朝康熙六十年爆發「朱一貴事件」,南部客家人為了對抗朱一貴的部眾,所組成的六個防禦性武力組織,也就是「六個軍隊」的意思。後來「六堆」逐漸演變成區域發展、南部客家人的代名詞。現在高雄、屏東的客家人,都會稱自己為「六堆」地區的客家人)。

清朝時期,來到台灣的客家移民人數較少,他們最早是隨著鄭成功的軍隊在台南登陸,後來因土地的開發有限,被趕到到屏東平原,現在屏東縣的內埔一帶開墾。因來自原住民(排灣族、平埔族)的生存競爭,以及與福佬人處於一種緊張狀態的族群關係,在沒有安全感的情況下,由不同姓氏的人家,在同一個地方一起開發、生活,集合興建屋舍,各戶的房屋建成ㄇ字型或口字形。一方面資源共享,一方面求取安全,因此就自然形成「集村」聚落。

(二)中國四縣地區的散村聚落:圍龍屋

若以歷史背景來看,「六堆」客家人在中國大陸的原鄉,並不屬於「集村」的模式。在中國大陸的「四縣」地區,除了市集、交通要道之外,一般村莊是屬於「圍龍屋式」建築。在大陸的鄉下地區,一座又一座的圍龍屋,散佈於廣闊的土地上,並且是呈現「散村」形式的圍龍屋建築。

在大陸廣東省的四縣地區,平原遼闊,需要人開墾耕作,各家族都希望人丁興旺,因此盡量保護家中的「化胎」。化胎是「化育胎兒」的意思,象徵多子多孫。在建築觀念中,化胎是不能隨意讓人破壞的。最早,會做一個矮牆圍起來,保護化胎不會被牛、豬等家畜踩到、破壞。到後來,人丁日漸興旺,原有的房子不夠居住,就往旁邊發展,形成了半圓形的圍屋,我們稱為「圍龍屋」。

圍龍屋是一種精美的建築形式,正廳後方有半圓形的「化胎」,圍繞著正廳與化胎的後方,則建有一圍、二圍、三圍、甚至四圍的半圓形圍龍,這些半圓形圍龍和屋前方的半月型水池,結合起來就成為一個完美的圓形。

從大陸的圍龍屋從上方俯瞰,還會發現建築呈現一個「日」字型。日字形的圍龍屋,有兩個天井,分成下堂、中堂、上堂,在上堂裡,放置有祖先牌位(阿公阿婆牌),在建築物的最後面,還有一個隆起的小坵,我們稱之為化胎(花台),以風水的角度來說,象徵著綿延不絕的意思。化胎也是客家人安「龍神」的地方。

(三)土地龍神與安龍儀式:

講到客家人的「龍神」,順便介紹一下何謂「龍神」?漢人很重視風水,客家人也不例外。客家人認為,房子在動土建造時,一定會驚擾到風水中的五方(金木水火土「五方」)、五土龍神。因此,新屋在落成時,一定要「安定」受到驚擾到的五方、五土龍神,如此才有利於子孫、家業的發展。

在漢人的風水觀念裡:「山管人丁、水管財」。山,就代表「龍」。比較重風水、慎重的人,會在自己房屋座向所屬的山,尋找出龍脈,並請回龍神,這個儀式稱為「牽龍」。將龍神從山裡牽回後,再回到家裡進行「安龍神」的儀式。

客家人會在新居落成的牽龍儀式中,準備一條用紙做成的「紙龍」,祭拜儀式開始後,在道士的帶領下,宗族裡的男丁挑著祭品,由生肖屬龍的男丁捧著「紙龍」,前往山上的龍脈。到達龍脈後,經過簡單隆重的祭拜儀式,龍脈上的龍神就會幻化到「紙龍」上。然後眾人牽著紙龍上的兩條紅繩,小心謹慎地將龍神請回家中祭拜、火化。

此外,客家人還會在正廳的神桌前,放置以百斤白米做成的「米龍」。「米龍」是用鴨蛋作眼睛、龍嘴用「碗」、將拜拜用的香彎曲做成龍鬚,還插入兩根湯匙當作龍耳。儀式的最後,將紙龍火畫後的灰燼,與米龍的頭部,一起放置於泥缽中,再將泥缽埋入屋後化胎的「龍井」中,如此龍神的安置儀式才算完成。龍神安好後,客家人會在龍井前面放五個石頭,代表金、木、水、火、土等五方五土的神位,稱為「五行石」。然後,整個龍神的神位就移至廳下「阿公阿婆牌位」的下方,而龍神神位的屋後,就是化胎的位置,這是客家標準居住空間的安排方式。

(四)六堆建築特色簡介:「阿公婆牌位」、「龍神」、「化胎」、「棟對」

在台灣南部的六堆客家建築裡,圍龍屋沒有了,因為土地不夠大。但有幾個基本元素卻是和大陸原鄉一樣的:「阿公婆牌位」、「龍神」、「化胎」等。

六堆客家夥房中的正廳(廳下),是祭祀的空間,阿公阿婆牌位(祖先神位)放置於正聽,有句話說:「神在廟、祖在廳」,也就是神明是供奉在廟裡祭祀,而祖先牌位是放在自家的正廳裡祀奉。所以六堆夥房的正廳不設神像,以祭祖為主。南部客家的龍神設有神龕,小小的神龕被安置在神桌底下,有正式的香案,兩旁還貼上對聯(北部客家的龍神僅設有簡單的香案),客家人早晚將土地龍神與祖先牌位一起敬拜。
在南部傳統的客家建築裡普遍看得到化胎(正廳屋後隆起的小坵),這是南部客家特殊的地方。相較之下,台灣中、北部地區的客家建築裡,較少見到化胎,北部地區甚至只有伯公廟(土地公廟)才見得到,在一般的民宅中較少見到。

此外,南部客家建築還出現了棟梁底下的「棟對」,這在南部客家建築裡也非常興盛。「棟對」分成上、下兩聯,各聯長約二十餘字,書寫在正廳(廳下)兩側的牆面上,內容多為祖先移民遷徙的過程,也有書寫忠、孝、義等祖訓的詞句,主要目的是提醒後世子孫不要背祖、忘祖,這些大都是南部客家建築的重點。(「棟對」在中北部客家地區甚至大陸原鄉,是不曾出現的,唯獨南部客家建築有)

(五)六堆的圍龍屋建築:內埔曾屋

當然,受到了大陸原鄉的影響,以及為了讓建築物具有防禦的功能,南部客家地區也出現了圍龍屋的形式,如屏東內埔的「曾屋」夥房就是一例。因圍龍屋轉彎處施工不易,所以內埔曾屋夥房的圍龍屋在轉彎處接合不太完整,看起來沒有大陸的圍龍屋美觀、整齊。由建築的觀點來說,內埔曾屋的建築技術不純熟,有可能因為當初遷徙移民的客家人,大多是以來台開墾為主,具純熟技巧的建築師傅較少,因此圍龍屋的建造大多是半路出師、仿造原鄉建築為多。與大陸原鄉的圍龍屋相較,內埔曾屋的圍龍屋精神、觀念都有,但要達到原鄉標準的圍龍屋形式卻很困難,因此在建築上出現了接合不完整、一節一節接起來的情形。

(六)美濃:因產業而生的菸樓建築

高雄縣的美濃鎮是客家人的大本營,除了保留許多古樸的客家夥房屋之外,還出現了造型獨特的菸樓建築。日據時代末期,日本人將菸葉種植產業引進美濃,從此寫下美濃一甲子的菸業史。農耕為主的美濃人,除了每年兩季的稻作外,冬天還種植菸葉,於是菸葉的種植,成為許多美濃人共同的記憶。當菸葉收成後,就會開始進行燻菸葉的工作,菸樓就是美濃人早期用來燻乾菸葉的地方。在美濃菸業鼎盛時期,計有千餘座日式風格的「大阪式」菸樓,與恬靜的田園景致相互輝映,造就出美濃小鎮特殊的農村景致。

菸葉的種植、採收相當費工,尤其以菸樓燻乾菸葉的傳統方法,手續更耗工費時。民國六十年以後,政府開始推廣柴油、自動化機器燻菸葉,於是美濃的菸樓建築開始出現被閒置的情況,目前有些菸樓已經凋零頹傾,甚至面臨即將消失的命運,至為可惜。

三、 雲林的詔安客

提起雲林有客家人,不但福佬人感到訝異,就連客家人也感到不可思議。事實上,有一群操著奇怪客家腔調的人們,生活在雲嘉平原已將近有三百年的歷史,並集中在雲林的二崙鄉到崙背鄉之間,他們的祖先是來自大陸詔安的客家人。據說目前在雲林,能操詔安口音的客家人已不到三萬人了。

(一)詔安的圓樓建築

中國的詔安地區,位處於福建省南邊,是客家人與福佬人混合居住的地區。生活方式、居住空間、語言腔調,都與廣東的客家人有相當大的差異。因此在移民到台灣的過程中,詔安客家人選擇同屬漳州府的福佬人為伴,共同入墾雲嘉平原。

詔安客在大陸原鄉的建築形式,是屬於圓樓和圍龍屋混合的地區,有的是圓樓、有的是圍龍屋,但以圓樓建築佔大多數。建造圍龍屋,多半是為了風水因素,希望能讓家族裡人丁興旺。至於造圓樓,當然也講究風水,不過與圍龍屋講究金、木、水、火、土等「五行」的觀念相較,圓樓講究的是風水中「八卦」的觀念,以及陰陽、日月、方位安排。

圓樓的建造,除了講究「八卦」的風水觀念外,還具備有防禦的功能,這是圓樓很特殊的地方。大陸的圓樓建築頗為壯觀(標準圓樓樓高約四層),但出入僅靠一個大門和若干小門,遇到危急狀況,可將所有的門關上後,易守難攻。圓樓的大門防禦性最強,大門為木製,外表再覆上一層鐵皮,用火都無法燒毀;將大門關閉後,可由牆裡拉出一根很粗的木棍,插入栓孔裡,門的栓孔做得很深,木棍插入後就完全被卡死,無論外頭怎麼衝撞,都無法破門而入,這種做法完全是居於防禦的考量。

在圓樓內部的空間規劃裡,有取水用的井、儲存糧食的穀倉、放柴火的地方、另外還有養牲畜的空間,可以說生活中需要用到的空間,全都設想進去了。古時候,若外面情勢緊張,將所有進出的門關閉,可以自給自足三、四個月,不必靠外頭接濟。

(二)雲林詔安客:捨圓樓、成集村、練武保庄

建築具防禦風格的詔安客,移民到了台灣雲林後,根據我的觀察,並沒有發展成圓樓的建築形式,他們靠什麼來保護自己呢?若以建築的觀點來分析:第一,詔安客來到台灣後建築的技術可能不足。第二,蓋圓樓需用質地特殊的黃泥土,雲林當地的土質可能不適合當圓樓的建材。

在中國原鄉地區,蓋圓樓需要使用質地特殊的黃泥土,將剛挖好的黃泥(我們稱為「生泥」),堆置約三個月、經過特殊的發酵過程後,黃泥便可熟化成了「熟泥」。黃泥變成熟泥以後,還要經過數道攪衝手續,攪衝方法有兩種:一種是「潮濕」的方式,水分含量較多;另一種是「半潮濕」的方式,水分較少。攪衝時,先將糯米煮熟至融化,且要不停的攪拌,最後將糯米煮到像「粥」一樣的糊狀液體,再放入黑糖(有錢人會以蜂蜜代替黑糖)、石灰。最後將煮好的液體放入熟泥中,兩者一起攪衝,這樣便大功告成了。

這種費功夫做成的建材,比石頭還堅固耐用,因為不會被風化,也不怕被蟲蛀(因為裡頭含有石灰成分),有些甚至可用上百年。遷移到雲林的詔安客,可能找不到這種建材,所以就蓋不成圓樓了。

詔安客在台灣開發的過程中,因土地有限,各族群、各姓氏的人競爭激烈,因此就各蓋各的房子。在雲林,大部分的房子都是蓋成ㄇ字形,ㄇ字形的房子中間是聽下,同房的人住到旁邊的橫屋裡。當時的雲林地區,同樣的也面臨到了「閩客械鬥」的問題,為了安全,於是大家住在一起,發展成了集村的模式。

入墾雲林的詔安客,面臨到受威脅的生存環境,於是用鄉里組織的方式保衛家園。當時每個庄頭都設有武館,農忙閒暇之時,大家會聚在一起練武,因此有了「西螺七崁」之稱。有名的連續劇「西螺七崁」裡的拳頭師傅阿善師,可是道地的詔安客家人。

四、 東勢山城建圍龍

(一)來自廣東大埔的東勢客家

從雲林往北,就要提到台中東勢的客家人。東勢客家人,祖先多來自大陸廣東省的大埔地區,講著「大埔腔」客家話,在台灣的客家話中,自成一個特殊系統。

中國廣東省大埔地區,位處於圓樓較多的詔安地區附近,與詔安相較,大埔的圍龍屋較多,圓樓較少。大埔客家人移民來到東勢後,沿著大甲溪流域建築山城。在九二一大地震以前,從空中鳥瞰,從台中的石岡開始,一直到東勢地區,可見到許多圍龍屋林立,彷彿成為圍龍屋建築群,可說是台灣圍龍屋最多的地區。

(二)東勢開發背景:建築重防禦

其實東勢一開始並不是建造圍龍屋的。東勢最早期是一個產業開發的地區,有極為豐富的林場,為清朝政府提供建造大型船隻、戰船的木料來源。當時的東勢有來自泰雅族等原住民的威脅,族群關係緊張,所以清朝政府派有軍人保護伐木的木匠,讓他們能順著大甲溪進入山裡開發。時至今日,仍可以在東勢地區,看到當時遺留下來的安全保護措施,或者是相關地名。

就以東勢地區的「匠寮巷」來說,原先是一處木匠的落腳之地,為保護這些伐木的工匠,將路設計成寬僅一米半,且呈「丁字形」的小巷道,像迷宮一樣的小巷道,具有「易守難攻」的防禦功能,外人很難進入。(因九二一地震毀損嚴重,現已拆除,非常可惜)

順著大甲溪往上游,東勢地區有叫做「上城」、「下城」、「大茅埔城」的地方。「城」,指的是設有隘門的聚落。以「下城」為例,昔日的「下城」設有「日昇」、「月恆」兩個進出的隘門,隘門由壯丁輪流看守,日出開門讓庄民外出工作,日落時關門上栓,保護庄內的安全。目前東勢僅剩下「月恆」門被保留著,門上還有當時用來射擊的槍孔,可見當時開發的艱辛。

(三)東勢圍龍屋群的出現

到了開發後期,客家人與原住民的族群關係漸趨和緩,東勢開始出現與大陸原鄉類似的「圍龍屋」建築。與大陸原鄉相較,大陸的圍龍屋是屬於開放式的,沒有圍牆,屋前的埤塘(半月池)很大。而東勢地區的圍龍屋基於防禦的考量,是整個圍起來、不僅後面圍,連前面也圍。東勢的圍龍屋建有有圍牆,靠小門出入,埤塘也是小小的(以東勢鎮下城里的圍龍屋為例)。雖然,圍龍的形式不是那麼的完整,在台灣的建築裡也算相當難得的地方,只可惜很多都毀於九二一地震了。

五、 苗栗客家建築新風貌

苗栗縣的客家人,祖先多來自廣東梅縣、蕉嶺等「四縣」地區。苗栗縣境內多山,少有廣闊的平原,除了地勢較平坦的苗栗市是該縣人口最集中的地區外,其餘的地方,不是以散村的形式分佈於山林田野間,就是以集村的方式集中在各山谷之中。所以,苗栗當時的生活及交通條件,較其他客家地區孤立。

在1935年(民國24年)發生的大地震,幾乎毀掉苗栗地區的古老建築,也徹底改變了苗栗地區的建築形式。當時台灣受日本統治,於是當地房屋重建時,開始大量使用日本瓦、木料建築、加入日式的建築風格與建材,受日式建築影響至深。不過仍保留了「ㄇ字形」和「口字形」的建築形式,以及客家人「堂號」的傳統元素。

六、 新竹六家的單姓集村

新竹縣是客家人比例相當高的地方,主要是來自廣東陸豐地區的海陸客家人,其中也夾雜一些饒平與四縣的客家人。

在新竹,有個講「饒平」客家話的地方值得一提,那就是新竹的六家地區。現在這個地方因為高鐵經過,變得炙手可熱。六家地區,是新竹境內少有的一個單姓集村。

以六家地區的「林屋」為例,林屋的來台祖,是來自大陸廣東省饒平的林先坤。林先坤在大陸饒平是在圓樓裡成長,當時到新竹地區開墾的客家先民,很少人擁有在圓樓裡生活的經驗。林先坤與來自饒平的族人,來到了新竹的犁頭山下,見地勢平坦、土壤肥沃適合開墾,於是便定居下來。

當時六家地區的開發並不容易,一方面要防範來自山中原住民的威脅;另一方面,因六家地區靠近頭前溪,還要嚴防海賊來犯,所以需要具防禦功能的建築。若依照原鄉的生活經驗,以建造圓樓的方式防禦外敵,可能會緩不濟急,因為建造圓樓需耗費數年的時間,而外患卻迫在眉睫。因此大家決定住在一起,把屋舍建好後,先在屋後開鑿溝渠當作「護城河」,房子四周再種上刺竹,並圍上木柵,平時還派人看守站崗,以備不時之需。除此之外,平時還召集庄裡的年輕人練武,組成一支具武力基礎的防衛部隊,變成保庄衛土的組織。因此,用防禦工事及防衛組織,以取代大陸原鄉圓樓所具有防禦功能。

清朝乾隆年間,台灣爆發「林爽文事件」,林爽文從彰化出發,勢如破竹,並攻陷堅若磐石的竹塹城(新竹市)。林爽文軍隊沿路姦淫擄掠、無所不為,開拔到六家地區時,卻遇上了林先坤所設下的防禦工事(刺竹、護城河、木柵),以及當地具武力基礎的防衛部隊,林爽文在此吃了大敗仗,一蹶不振。最後在義民軍與清朝政府的夾擊下,林爽文被捉至北京處決。

七、新竹、桃園:散村夥房與四生

(一)陸豐原鄉的情況:

新竹人的原鄉,除了廣東饒平之外,還有來有來自大陸陸豐地區的客家人。陸豐地區是屬於單姓集村的聚落形式,有共同祖先的人家同住在一起,例如姓彭的,整個聚落都是姓彭的人家,因為住在一起方便互相照顧。單姓集村以祀奉「開基祖」的祖堂為中心,向兩旁慢慢分房。子孫繁衍至五、六代以後,再擇地另蓋一座「公廳」。在大陸的陸豐,平坦的地方全部種稻,為了省土地,他們選擇在山和平地的交界處、無法種稻的地方造屋居住。

(二)桃、竹地區散村的形成:

客家人來到新竹、桃園開發後,因與「福佬人」、「原住民」之間族群關係的衝突較不緊張,而且出了竹塹城到桃園一帶,大多是客家人,因此,客家人和福佬人以合作的方式,共同開發了不少土地。因少了安全上的顧慮,當地人將田開墾出來後,就將房子蓋在那裡,成為田園中獨棟的農家。這種田園中獨棟的農家,不僅構成了北台灣特有的「散村」聚落形式,也表現了一種建築上所謂「四生」的觀念。

(三)傳統夥房的四生觀念:

在北台灣的鄉間,常可見到隱密在綠林之中的紅磚、紅瓦的夥房屋,四周圍繞著田地,尤其在油菜花田盛開的季節裡,彷彿寧靜的人間仙境。許多的老夥房,因族人紛紛外遷而顯得落寞、寂靜。事實上,在這個生態體系中,有田園、菜圃等空間,種植著各式農作物;房屋周圍與田中空隙的地方廣植竹子與樹木,不但可防風,也可當作燃料。飼養的家禽、家畜,除了牛之外,最後都成了人的食物。而人與家禽、家畜的糞便,又成了農作物最天然的堆肥。可以說,這種獨棟的農家,本身就建構成了一個「能量再生」、「能自我維持」的生態體系。

(四)北部客家的外廊式夥房

為了因應冬天又濕又冷的氣候,北部地區的老夥房屋,以廳下為中心,不論增加多少房間,內部都是相通的,即使兄弟分家了,仍可以不出門便可互通有無;不論風雨,小朋友也可在如迷宮般的夥房屋裡玩捉迷藏、玩遊戲。這種內部相通的獨棟夥房,我們稱為「內廊式」夥房。(台灣南北客家相比較,台灣南部的客家夥房是屬於內部不相通的「外廊式」夥房)

北部這種「內廊式」夥房,在中國原鄉地區沒有出現,就建築的角度來看,大概是為了適應氣候所發展出來的。

八、結論

客家人來到台灣後,面臨到了與大陸原鄉截然不同的地理環境與人文環境,為了適應新的生活方式,台灣的客家人發展出自己的文化模式。基於歷史發展背景的因素,雖然台灣客家人仍保有部分原鄉的源流,然而大體說來,都已經隨著台灣社會文化的變遷、因地制宜的因素而改變,因而形成了「台灣客家人」,這也是文化「在地性發展」所不可免的現象,建築上也是這個道理,所以我們稱為「台灣的客家建築」。今天我以人文、移民的角度,帶各位認識台灣客家建築,希望能讓大家有新的收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