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加州聖地牙哥台灣同鄉會
San Diego Taiwanese Cultural Association
http://www.taiwancenter.com/sdtca/index.html
  2003 年 9 月

茂宜島 --「這片原野風光太旖麗!!」
黃正源

淑玲和我有兩個小孩,兩個小孩都在許多朋友同鄉的關懷呵護下在聖地牙哥長大,文德文加不會中文,但是,同鄉朋友的中文姓名他們都可以從通訊錄中正確地指認出來;文加在聖地牙哥出生,剛滿十八歲今年高中畢業,即將進入大學,文德比文加大六七歲,而文德已經讀完大學再一學年就可以從醫學院畢業擔任住院醫師,淑玲和我即將進入空巢期,無論如何我們準備要利用這個暑假一家四口再做一次家庭渡假。

Getting there is only half the fun!」

在文德文加的成長過程中,我們每年都會帶他們外出旅行,美國西部的所有國家公園都有他們的足跡;由於,自從文德上大學以後就沒有跟我們一起度過假,這六七年來文德去以色列三個月,去歐洲一個月,文加去歐洲一個月,都是個別安排自己行動的,淑玲文加及我們去澳洲荷蘭及南非期間,文德都沒有能夠隨行,旅遊的家庭相片就是沒有文德在一起的合照,這無論如何是我們的一個遺憾。

我們很早就計畫這次的渡假,淑玲和我的時間比較有彈性,容易調整或調動,文加高中剛畢業,渡假做為他的畢業旅行,只要在暑假,文加有的是時間,文德則因為醫師實習, 他的醫學院課程這幾年推行一貫式綜合學程,學校的課程排得非常緊湊,只有在每個學季之間有一個禮拜的空檔休息,文加六月中旬畢業,文德學季在六月二十日結束 六月三十日開始另一個專科實習,我們的渡假日期只能固定選擇在六月二十日至三十日之間。

我們終於敲定一家四口可以接受的空檔,很不幸這正是所有旅遊業夏季尖峰旺季的開始,無論機票或住宿都要比六月中旬以前貴上一倍左右,而且很難有打折扣或討價還價的空間。

文德喜歡去加勒比海,淑玲想去阿拉斯加,我們原來準備要去北歐四國及波羅的海三國渡假的,我們很早就開始做準備,不料,三四月間爆發非點型中國肺炎,再加上中東戰爭的打打停停,我們在猶豫是不是把暑假的旅遊計畫改變或取消; 我們幾年前回台灣省親時,曾經過路夏威夷的歐胡島,在夏威夷有過一次順道遊,對夏威夷有很深刻的印象,我們計畫再去一趟夏威夷,一方面這是一個比較安全舒適的旅遊航線,一方面這也是我們一家四口唯一能認同有共識的渡假地點。

夏威夷是美國的第四十七州,成為美國的ㄧ州以前是一個獨立的夏威夷王國,是一個君主世襲的部落制度,美國因為是講求人類生而平等的民主社會,美國國會及聯邦政府把夏威夷的國王世家廢除,把夏威夷成為美國的一個州,一九九四年克林頓總統以政府的立場正式向夏威夷的部落道歉,帝王已經不存在,也不可能恢復,道歉只是口惠無實的形式而已。夏威夷比較大的島嶼有七個,其他零零星星無人居住的小島嶼有一百多個。

一般人熟悉的島嶼則有酷哇宜島、甌胡島、茂宜島及夏威夷大島,夏威夷大島的總面積遠大於夏威夷所有其它各列島嶼面積總和,夏威夷大島的活火山仍然在持續爆發中,夏威夷大島的面積仍然在不斷的擴張向海洋延伸。其它島嶼的面積已經隨著火山的休眠,不可能再成長。

因為我們決定去茂宜島及夏威夷大島,這是一個觀光氣氛比較淡薄,卻真正能夠拓展視野享受自然的人間仙境,我們的時間及地點確定以後,安排機票及住宿又是一大考驗。

機票、旅館與租車 (Air, Hotels and Cars)

由聖地牙哥到夏威夷幾個飛機航線多半直航至歐胡島,要到其他各島嶼則需要轉夏威夷航空公司或阿羅哈航空公司的島際班機。島與島之間的航線只有夏威夷及阿羅哈兩家航空公司營運飛行。

當然許多航空公司可以由洛杉磯或舊金山轉搭直航飛機到夏威夷的,我們選擇的聯合航空公司沒有由聖地牙哥直航夏威夷的班機,必須從洛杉磯或舊金山轉機,我們不喜歡搭乘聖地牙哥到洛杉磯這段的小飛機,所以我們可以選擇的只有由舊金山轉機的聯合航空公司的夏威夷航線,我們不要去歐胡島,不要在歐胡島轉機,觀光客生意氣氛太濃,我們可以選擇的班次又剩下沒有幾個了,我們跟聯合航空公司經過多次的聯繫與安排才敲定我們可以接受的路線,由聖地牙哥起程,經由舊金山轉機到茂宜島進入夏威夷,回程則由夏威夷大島的柯納市起飛,仍然經由舊金山轉機返回聖地牙哥,每張機票是一千零三十元美金。

文德的機票雖然是由聖地牙哥起程,他選擇由舊金山登機,跟我們在舊金山會合,搭乘三點半的飛機,當天早上文德還去一趟醫院實習。

我們從家裡出發到機場的交通也是需要事先安排考慮的,我們如果自行開車,把車子停放在機場停車場,停放在機場內的停車場每天收費十五元,離機場較遠的停車場每天收費八元,我們的旅遊日程計算需要八十元左右;如果搭乘到府接送的機場巴士,一個人收費三十元,第二人十元,第三人七元,我們三人一共是四十七元,算是很合理與方便,我們決定找朋友載去機場,回來後再搭機場巴士。

這果然是一個聰明的抉擇,我們很高興地把一包包、一袋袋的行李搬運上車,由朋友開車到機場,我們如期在登機前五十分鐘抵達聖地牙哥機場,辦理登機手續的時候,我突然發現我把手皮包及身份證件留置家裡,忘了隨身攜帶,這無論如何是不可能登機的,眼看我們的旅遊計畫就要泡湯,我們趕緊打手機把朋友找回來,還好朋友沒有關機,連絡上以後即刻折返機場,我則坐上駕駛座飛速地由機場往返家裡索取身份證件及皮包,聯合航空公司的櫃檯不可思議地協助我們辦理登機驗照手續,我們自然是最後一組準備搭機的旅客,距離飛機起飛時間只剩不足十分鐘,這真是一次驚險渡假的開始。

我們的機票是兩張頭等艙、兩張商務客艙,淑玲搭頭等艙我們四人都沒有異議;文德文加似乎早就有了共識,去程文加坐頭等艙、回程文德坐頭等艙,他們都已經協調好了,沒有人曾經詢問我的意見,我這個老爸只好一上機門就往右轉乖乖地朝我的座位走去,眼光自然會往頭等艙的機位羨慕地多看幾眼,很習慣地看著他們歡笑的表情,我相信不管我的座位在哪裡,機上空服員總是會給我很滿意的服務的,到達目的地的時間總是一樣的,文加倒是很可愛,他常常會不時地到我的座位,悄悄地把頭等艙的東西或小吃用紙巾包好,拿給我食用。

從舊金山到茂宜島有二千四百英哩,飛行時間約五個多小時,有時我還是覺得頭等艙的機位應該我來享用才滑算,因為,頭等艙免費提供高級洋酒,我們四人中只有我飯前飯後會喝些酒的。

茂宜島比較小,我們計畫在茂宜島停留四天,夏威夷島停留五天。茂宜島到夏威夷島的島間飛行則需要另外購買機票。航空公司的選擇只有夏威夷及阿羅哈,兩家票價互相競爭,我們選擇阿羅哈,也是在網路上購買機票。

阿羅哈的優惠機票有一種每張三百元不限次數的遨遊票,可以在各個島嶼之間隨時登機前往,一個禮拜內有效;還有一種的單次兩島間的定點票,每張票只有六十七元,來回票則是加倍計算,我們只須從茂宜島前往夏威夷島,所以我們選擇每張六十七元的單程票,四個人的機票只需二百六十八元,還是很經濟的,沒有指定機位,隨人自由選擇座位, 飛行時間只有半個多鐘頭,飛機卻是波音七三七的大型飛機呢!機上提供夏威夷的百香果汁或可樂飲料。

飛機班次安排妥當以後,自然還需要預定兩個島上的交通與住宿,我們是在網路上預定。租車的預約很簡單,只要找到最便宜的租車公司,配合自己的時間,不需要使用信用卡,就可以預定,記下預約號碼,即算完成合約,到時在機場取車即可; 由於,租車費用經常變動,只要輸入預約號碼,就可以取消預約,再換到更便宜的租車公司,我前前後後不記得變動多少次,一直到出發前兩天才選妥向 Alamo 租車,茂宜島及夏威夷島價格不一樣,在茂宜島我們租四輪帶動的旅遊車,每天約四十元,夏威夷島則是家庭式中型客車,每天約三十五元。

美國旅遊都有一定的標準,租車的規矩給我們很舒適方便及經濟的感覺,我們租車旅遊從來沒有不愉快的經驗過。

夏威夷是許多美國人度蜜月旅行或家庭度假非常受歡迎的地點,住宿的安排則是另一個挑戰,夏威夷的住宿種類非常多, 我在報紙、旅遊雜誌、網路及 AAA 旅遊資料上都做過詳細的比較過,即使同一家旅館直接打電話預定和在網站上的公告價格都不一樣,直接打電話到旅館可以協商自己的需要,使用信用卡預定,他們甚至都很樂意提供可能的折扣,例如 AAA 的卡片就可以即刻享受百分之十的優待,還有一個最大的好處就是只要在二十四小時以前取消,旅館都不會留難,也不會扣手續費。

如果,透過網路的經紀商像 ObrtizHotels.com,他們的價格屬於批發商,旅館的房間有特定的專門區段,價格雖然比較便宜些,但是,如果需要臨時取消預定的住宿,信用卡會被扣除二十五元的手續費,不管是定機票或住宿,必需特別留意他們的附加手續費,不過,如果,旅遊行程不可能做最後或臨時的變動, 網路的經紀商的服務卻是非常可靠的,許多人習慣中間捐客或旅遊業的服務,仍然會選擇網路公司的服務的。

我雖然已經直接向茂宜島及夏威夷島的旅館預定,Hotels.com 似乎有更好的條件,即使同一家旅館我們仍然選擇由 Hotels.com 的安排,他們同意給我們提供早餐或者較大的房間,足夠我們一家四口大人同睡。我們在茂宜島選定海濱旅館,三顆星等級,價格每晚八十五元,夏威夷島選定皇家柯納旅館,四顆星等級,價格每晚一百一十元(含兩人份早餐)。

火山爆發創造的夏威夷群島

我們的飛機很準時地降落在茂宜島的機場,時間是下午六點三十分,夏威夷跟加州的時差有三個鐘頭。茂宜島的機場頗現代化,只是飛機跟停機門有一段距離,我們需要把行李從活動樓梯走下。

Alamo 租車公司的接駁車很快地到來,幾分鐘的時間就把我們到租車場取車,從機場到我們的海濱旅館只有七分鐘的車程。茂宜島的確很小,從機場到旅館的路程一眼就看到科士客(Costco)及超級市場,這將是一個方便的渡假地方。

海濱旅館很清潔舒適,茂宜島的氣候清涼,讓我們馬上愛上這個地方,海濱旅館告訴我們,我們的住宿不含早餐,因為我們不是向旅館直接預定的,但是,他們給予我們的房間卻是兩床雙人床及一張單人床,房間很寬敞舒服,文德文加自己抽籤,結果文加睡雙人床,文德睡單人床,我們各自把東西整理妥當,即到旅館附近超級市場的匹薩店買匹薩吃晚餐,並欣賞海濱夜景。

夏威夷群島緯度在北迴歸線以南,與台灣墾丁甯K及菲律賓北部相當,跟墨西哥灣及加勒比海緯度相當,比佛羅里達州更接近赤道,夏威夷群島在太平洋上,屬於副熱帶地區,經度則在一百六十度和一百五十五度之間,跟阿拉斯加一樣。

夏威夷群島是世界上活火山最活躍的地區,整個地區都是由火山爆發的岩漿所演變而成的,夏威夷的原住民屬於波里尼西亞族,跟三毛亞、大溪地、東加等島嶼的居民是一個民族的,原住民對火山的信仰與對自然的崇拜有很久遠的傳說與歷史。

夏威夷群島在地球橢圓的中圍部份,地球運轉的緣故,夏威夷群島的走勢由西北斜向東南分布,五個較大的島嶼以夏威夷島最大,最年青,傳說島上有兩個姐妹的活火山,一直到現在仍然在互相爭吵博鬥,每隔一段時間累了休息過後,又互相打鬥,夏威夷的原住民都深信火山爆發的時候,都可以看到女神的表情,還會化解成一絲絲的細髮飄揚在地上,這些髮絲確實可以在地上揀到的。

夏威夷島前面的就是茂宜島,形狀看起來就像是在太平洋隆起,俯視找尋自己親人的上半身人像,茂宜島因為無法勸服不斷爭執的兩姐妹,憤憤無耐地離開她們,去找尋其他四個遠離的親人,這茂宜島的火山最後一次爆發是一七九零年,除非,夏威夷島的兩姐妹再不能和平相處,茂宜島是不會再引爆的,不過,很多人傳說,這個茂宜島的哥哥,正在睡眠休息,在島上開車千萬不能隨便按喇叭,不然是有可能會把這個茂宜島的老大哥吵醒的,不過,誰也不會相信在有限的未來茂宜島的火山還有爆發的威力。

茂宜島的前方則是歐胡島,現在似乎不再管自然界的世事,火山已然完全休止,夏威夷的人口大部份都居住在歐胡島,是夏威夷州的政治、經濟、文化及生活中心;茂宜島臨近還有一個勒尼島,是火山的老小妹,整個島嶼被私人買下,以保持原始的風貌,一般遊客需要取得允許才可以進入;歐胡島的前方則是另一個超齡的火山島酷哇宜,是夏威夷群島更原始的火山島,依然保持著原始的風貌。

我說茂宜島很像俯視海底的半身人頭,淑玲說很像在海上飄浮的烏龜,而茂宜島確實有許多烏龜存在著。

茂宜海濱旅館 (Maui Seaside Hotel)

淑玲和我一早即起身到海濱旅館的海邊漫步,文德知道我們已經外出散步,跟著起床,隨我們走,文加仍在熟睡中。

茂宜島的清晨非常舒服涼快,海濱旅館只有兩層樓,佔地很廣,游泳池及漂亮的草皮外,就是面對著港灣及太平洋,視野自然是很遼闊。旅館隔壁就是茂宜島當地的泛舟俱樂部,這個俱樂部專門提供會員交誼及各項泛舟比賽的活動。

俱樂部提供各項泛舟的設備及器材,這是一個會員制的組織,泛舟的器材很有規律的排置妥當,並且標示著所有人的團名或隊員名字,公告欄上則寫著每週的聚會時間及活動,還有比較大型的比賽及定期的社區活動,公告欄還有一些使用規則,其中一條寫著未經同意請勿擅自使用不是屬於自己的器材,可見,俱樂部的會員完全靠彼此的互相尊重與信任在運作的。

俱樂部的長廊則擺放著許多會員更換的衣服或私人用品,俱樂部的獨木舟的儲藏區有兩三艇已經被卸下來,我們雖然說是獨木舟,社會科學進步的結果,獨木舟事實上是鋁製的,比木製的獨木舟更輕巧安全,這裡的獨木舟有一人座、兩人座、三人座或六人座的,他們團隊比賽用的則是六人座的,儲藏區被卸下來的也是六人座的,原來已經有三組團隊正在使用,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他們正在賣力的搖動划槳,隱約還可以聽到他們哼哈的喊叫聲,獨木舟的團體搖槳講究團體的一致性,個人的體力再大,沒有其他成員的配合,力量就會分散,搖槳沒有一致,獨木舟是很難直線向前行進的。

他們比我們更早起床,早已在清晨的海上馳騁享受了,清晨正是泛舟的最好時間,涼爽舒適,空氣清新,又有微栩的太陽,運動的效果自然最大,我們一面欣賞,一面羨慕他們懂得享受健康的人生。

海濱旅館的沙灘,並沒有特別的地方,因為是清晨,只有我們三人在漫跑散步。遠方除了獨木舟在泛舟外,還有一艘正在進港的貨櫃輪。

遠遠望去,貨櫃輪只有小貨車一般大小,從外海慢慢進港,逐漸變大,像一部巴士,漸漸地像一棟別墅,我們看了看,繼續我們的散步,不知不覺間,龐然大物的貨櫃輪大得我們無法形容,只看到貨櫃輪進港以後,她的船身必須倒轉過來,船頭朝後,船尾朝前倒退進港的,這是茂宜島定期的補給船舶,島上的生活必需品像車輛、建築材料、汽油都是靠這樣的貨櫃輪補充運送的。

海濱旅館的左側隔壁則是另一家旅館及大型會議中心,面對著同樣的海灘,旅館與旅館之間則是夏威夷低矮的灌木叢,這家旅館屬於較大型的公眾活動場所,他們面對沙灘的灌木叢缺乏有效的管理,幾乎每一株樹叢的底部,都有一個露營的帳篷,旁邊則有一些簡陋的炊具,他們不是露營渡假的外地遊客,他們卻是茂宜島無家可歸的當地遊民。我跟他們揮手,他們也愉悅地打招呼道早安。

繼續沿著沙灘望去,還可以看到一棟棟的三層樓樓房,這些樓房跟夏威夷一般民家的房子一樣,都是墊高騰空式的建築,只是建築物非常龐大,猶如大型的熱帶原住民草茅屋,一棟一棟有八棟之多,原來這是茂宜島的社區大學,設備非常新穎,許多課程特別強調夏威夷當地的原住民文化、音樂、傳統及社會價值觀,現代化的電腦設備及通訊設施也是不可或缺的。

海濱旅館的早餐五至十元,晚餐十至十五元,當日的特別餐點項目及價格則告示在旅館的櫃檯旁邊,在我們停留期間,告示板都沒有變動過;附近有家日本料理店,每週二晚上有特價優待,自助餐吃飽為止,每人收費二十一元,可見,茂宜島的渡假消費屬於中等,不會比美國國內貴許多。汽油費比較貴,一般價格每加侖二元二十五分。

我們照例在超級市場買些水果及食物,展開我們茂宜島第二天的環島行程。

茂宜島又稱美麗的丘壑 (The Valley Island)

夏威夷群島的島嶼都可以在一天的時間內很充裕地環島開車走完一趟。

旅遊夏威夷群島最特殊的經驗就是能夠在很短的時間內體驗出自然的變化,尤其是人文氣氛的轉變,可以在一天之內環島開車的過程中全部感受出來,好像一個氣象專家一樣,可以做現實的田野調查。

茂宜島跟夏威夷其它島嶼有共同的相似處,特別是地形與氣候。茂宜島的東部海岸也是一波波的山丘,雨水資源豐富,幾乎每天中午以前都會斷斷續續地下雨,因為雨水多,加上地勢高且多變化,茂宜島的東部到處隱藏著美麗秀逸的瀑布,這跟其他島嶼一樣,瀑布多半要在島嶼的東部山林才可以找得到。

夏威夷各島嶼開車很簡單,只有那麼一條環島公路,幾乎不需要看地圖就可以從容地走完,而不至於迷失,只是觀光的景點尋找的時候靠著地圖比較容易找到,如果,沒有地圖,參考其它停留的車輛,大概不會錯過許多。 我們則按著地圖配合公路的路標,一個景點一個景點的找尋,按照公路每一英哩都有的標示,非常方便,我們第一個停留的就在十一英哩的路標處。

出門的時候,本來是晴空萬里的,過了幾個山丘,竟然下起雨來, 公路左側臨海的方向有六七棵高聳並排的油加利樹,公路右側則有鐵絲護欄圈住,油加利樹的方向對上去的鐵絲網,有一個破裂的開口,只能允許一個人側身而過,稍不留意就錯過了,雖然下雨,我們仍舊決定回頭找這個瀑布的小入口,雨勢忽然變大,雲霧過去很快地就停止了,下雨過後更是讓人心情特別暢快。

從鐵絲網穿過後,裡面竟是一片天然竹林,人行路徑只夠一個人行走,每過一小段就是一個叉路,綠竹子的雨滴很快地把我們的身子打濕;地面雖然不是水泥地或石頭地,泥漿不多,不難走,卻容易打滑,文德文加逕自一同在竹林穿梭,朝溪流瀑布走去,我和淑玲走了一小段,在一個小山頂的山腰處停下,遼望著一波波的竹林,遠方傳來清脆的瀑布及水流聲,陣陣微風吹來,把綠竹上的雨水不停的吹到我們的衣服上,我和淑玲親身領悟到自然洗禮的滋味。

大概是早晨不到十點,竹林裡只有我們一家四人,我們大聲了叫喊一兩聲,空氣潮濕的緣故,竹林裡是聽不到山股迴音的。這個竹林非常安全,夏威夷島上沒有攻擊性強的肉食動物的。

我們停留約一個鐘頭後,繼續找尋下一個目標。

茂宜島東岸的雨量的確很多,一路上忽而陽光普照,忽而傾盆下雨,我們運氣好,下雨的時候我們正在車上,前往下一個景點,茂宜島東岸的景點自然是她秀麗的瀑布。只要在馬路旁看到停放的車輛,這可以想像得到這一定是可以欣賞瀑布的地方。我們沿途停靠不少地方。

文加說要什麼收穫就要怎麼栽,多克服路徑的障礙就會有最美麗的景象。我們常常自己找尋一般遊客比較罕至的景點,所以,常常我們去的地方,都是我們四人獨享大自然的美景的。

我們印象至深的在公路的二十四英哩處,沿著納西庫 (Nahiku) 支路前進兩三英哩,朝茂宜島的東海邊方向,這是一條沒有柏油路面的熱帶雨林,兩旁的樹林比其它地方大,路況比較陰暗,還好我們租的是四輪帶動的野遊車,行進起來並不困難,公路兩旁沒有路標,偶而,在樹幹上會貼上黃色的返光片,這是夜間開車安全燈光反照用的。

茂宜島上沒有什麼野生動物,連野兔或土撥鼠都沒有,當然也不會有野狼、猿猴或老虎,我們開車不像在南非要隨時留意避免竄出的野生動物,這裡我們只需要注意左彎右拐,上上下下的天然路逕,大約十五分鐘我們走到了納西庫的盡頭,路面更窄小,要把車子掉頭,都不容易。

這裡是河溪的出口,與大海交會,晨雨忽停忽放,我們不再感到為難, 仍然去享受山峰斷崖瀑布的美麗。茂宜島的灣堤清悉可見,點墬著一棵棵椰子樹,海水不曾停歇地一陣陣打上堤岸,我們坐在較大的石頭上,一面聆聽著大海的呼聲,一面伴奏著瀑布的潺聲,這裡正是哈里遜福特的七天六夜拍攝外景的地方。哈里遜福特跟新歡蜜月女乘客的小飛機在這裡失事墜毀,他們在這裡逐退想侵犯她們的海盜船,兩個人在這裡渡過了七天六夜的情形,不過,這裡如此悠閒美好的地方,能夠度過一生,我和淑玲也會願意的。

文德文加照舊把衣服退去,在瀑布底下盡情地遊水嘻戲。我們又在這裡逗留了一個多鐘頭。

離開納西庫已經接近中午,我們在與公路交口上的路邊攤買些夏威夷水果,鳳梨一個四元,四分之一片兩元,我們跟她討價還價,她們賣給我們一個四元並幫我們切好,我們還買了幾個木瓜,一個一元,的確是非常甜美可口,我們以後幾天,常常多買些夏威夷的水果。

在這個公路上沒有餐飲店的,唯一的飲食店在約三十英哩處,我們買些熱狗及汽水飲料,稍為休息後就驅車前往公路中途的小城市漢納。這是茂宜島東岸最大的渡假城市,從這裡以後,茂宜島的公路路況就沒有什麼完善。

我們在漢納的私人旅館渡假地方的沙灘,游泳玩水,這也是許多人購買 Timeshare 的地方。

在漢納,我們還停留了一個州立海灘 (Waianapanapa) 及海蕾阿凱勒 (Haleakala) 國家公園。

在公路的三十四英哩處即是州立海灘,除了奇妙壯麗的海岸岩礁外,就是火山岩所遺留下來的細石粒,這些細石粒大約一顆顆銅板的大小,而且十分圓滑細膩,這裡的沙灘砂粒還是漆黑色的,我禁不住得沖進海灘捧起一瓢的黑砂粒,猶如一顆顆閃光的黑寶石,這即為著名的黑沙灘;在海灘的另一個角落,也是一片美麗的沙灘 (Hamoa Beach),不同的景緻,同樣讓人遛漣忘返,這裡的沙灘比較細緻柔軟,一片片的細沙則是深綠色的,在這個世界上除了茂宜島外,沒有一個沙灘可以看到純正色彩的沙灘,有黑色、有綠色、還有紅色的。

漢納是茂宜島半身人像的身軀部份,過了漢納,環島公路即由東往南的方向前進,很快地就到了海蕾阿凱勒 (Haleakala) 國家公園的七星湖瀑布區 (Ohe’o Gulch),這是國家公園的一部份。

海蕾阿凱勒 (Haleakala) 國家公園

海蕾阿凱勒在夏威夷土著語是太陽的住家 (The House of Sun),從七星湖的海平線到最高峰(Pu’u’ula’ula) 有一萬零一百英呎高,約海拔三千三百公尺,跟台灣最高峰玉山的高度相當。從漢納的方向,可以先遊覽七星湖,在公路的三十七英哩處。

國家公園需要購買門票,每張十元,由於我們準備遊覽夏威夷的幾個國家公園,我們買了一年期有效的入門票,每張貳十元,如果,購買全美國一年有效的國家公園入門票則需要五十元。

我們抵達七星湖的時候,突然下起午後陣雨。我們坐在車內稍為等候,不稍一刻鐘,傾盆陣雨驟然停住,我們即沿著公園路線前往七星湖,這當然跟茂宜島的其他瀑布一樣,都是淡水的溪流形成的。從公路的一座溪流陸橋算起,一個階梯一個階梯地,七個小湖泊,七個小泳池,七個小瀑布,每一個湖泊都是一座座小型水池公園,這是茂宜島唯一觀光客比較多的地方,不過,仍然沒有擁擠的感覺,有許多遊客興緻勃勃地從湖畔的岩壁縱身跳下,就在瀑布底下戲水,每個湖池都有許多戲水的遊客。

這個七星湖自然是早期夏威夷土著居住的地方,一直到十九世紀末還有原住民居住,有一個地方保持著原住民的居住格局,並有說明圖解說土著的生活方式。

沿著七星湖的步道可以通往國家公園的資訊中心,一般遊客很少從這個方向前去。過了七星湖以後的環島公路,逐漸開始變成乾燥的旱地,這片地域的雨量明顯地減少,這是火山岩漿流往海岸形成的一片沙漠土地,經年乾旱,這個乾燥的地域,溫度高,濕度低,促成低溫高濕的海風由東往西向茂宜島吹襲,造就出氣候的流動與變化。

我們一路直接從七星湖返回旅館,隔天一早,才從旅館往南朝海蕾阿凱勒國家公園的方向前去。

從山腳到公園的頂峰,短短三十七英哩,即速上昇到一萬多英呎,氣候的變化從平地氣溫華氏八十度,到山頂氣溫華氏三十度。沿路上幾乎每轉個彎,氣溫就下降五度左右,路面兩旁的人文景觀由副熱帶的植物,慢慢地變成寒帶的植物,這是全世界溫度變化最大的一條公路。

由於我們在早晨四點從旅館出發,跟許多其他遊客的車流一樣,緩緩地開往頂峰,到達山頂已經是早晨五點二十分,當天的日出時間是五點三十七分。

看日出的遊客不少,這曾是茂宜島原住民的一項傳統,沒想到夏威夷還有如此天寒地凍的地方;有些遊客仍然穿著短袖短褲,兩腳直凍得抖擻不停,我們事先充份準備,淑玲甚至把旅館的毛毯帶來使用,讓文德文加不得不嘆服淑玲的考慮。

很多看日出的人潮在忙著照相,沒有人注意到天空清澈明亮的晨星,在微笑地閃爍著,遊客在耐心地等待著太陽的來臨, 一分一秒地消逝,遊客間很快地熟識起來,打成一片,人潮漸漸增多,五點半左右,天色仍舊陰暗,只有一點點的手電筒,在公園內一閃一閃地,晚到的遊客已經沒有停車的車位,只好沿著山路的路邊停靠,每個人都朝向東方的太平洋海面。

我們好像站在太陽住家的陽台,等候著住家主人的返回。因為地勢高,太平洋海面上一片雲霧,一波一波地跟更遠方的海洋連成一線,五點三十五分起,天空開始微亮,一條細膩的金黃線從一個小點,慢慢地畫成一條金絲,兩三秒鐘過後,金絲線越來越大,天空開始變成淡白色。

又過了幾秒鐘,金絲線變粗了,慢慢地多出了好多條,緩緩地順著一波波的雲海,向我們迎面而來;所有的遊客?住氣息,太陽很守時很嬌艷地從海面上浮了起來,遊客一聲聲的訝異,此起彼落,五點三十七分,太陽回家來了,遊客慢慢的離開海蕾阿凱勒的陽台,把這個太陽的住家還給主人。

如果,從太平洋的海底 (山峰的最低起點) 算起,這座海蕾阿凱勒山比世界陸地最高峰喜馬拉雅山還高出一千多英呎呢!這個火山國家公園最近一次的爆發在二百年前,這裡有七個火山口,目前都在休眠狀態。從我們看日出的山峰到第一個火山口 (Puu) 約兩英哩半,平地距離只需一個多鐘頭可以往返,這裡卻是陡峭的山坡地,從一萬一千呎鄹降至八千多英呎,到火山口下坡,回程則是上坡, 既然來了, 我們決定憑我們的毅力、耐力、體力與意志,去征服這個世界的最高峰。

我跟文德文加說爬山登山的訣竅,下坡的時候要多走一些,可以加快速度,上坡的時候走慢一些,但是絕不能停下來休息,這樣才不會勞累鬆懈;他們說「You are right!」

因為,去程一路下坡,我們很快地到達火山口,由於這裡是茂宜島的中西地域,整個山地都是光禿禿的,沿途沒有一棵草木,連比較大的石頭都沒有,中途沒有可以休息停頓的歇腳地方,偶而,則可以看到一株株夏威夷特有的植物銀箭花 (Silversword),當地土著稱為 ahinahina,這是純銀色的花草,猶如一根根帶刺的鐵絲,長得半徑半公尺寬,我用手輕輕地撫摸她,她的花瓣與葉片卻是非常柔軟嬌嫩,非常惹人憐惜,她自己有生命週期,長出花幹後,銀葉開始枯萎,凋謝以後整個成為粉碎灰燼,在微風的吹拂下,又在另一個地方重新開始另一個生命。

在這個山坡上我們還看到了夏威夷僅有的火山鵝,當地土著稱為Nene,他們飛得不高,離地面只有兩三英呎,看到我們來了,即向山谷順著山坡滑降,我們就在這個美麗的山路上快樂地享受著,在廣大的路徑上,我們是唯一的登山客、唯一的勇士、唯一懂得自然奧妙的遊客。

我們抵達第一個火山口,我們的風衣夾克,因為太熱,早已脫下只穿著短衫,文德文加則一身赤膊。其實,這七個火山口在一條火山岩漿遺留下來的谷地流道上,火山口的形狀可以清楚的看出火山噴射出來的方向與威力,站在缺口的一面,依然可以感覺出強風的吹襲,比較大塊的岩漿噴出後,又掉落回去,火山的坑洞沉澱著一顆顆的黑碳粒,比較微細的火山灰,被強風吹送到不遠的一處山腰,堆放成柔軟的小砂丘,這裡則可以看到薄薄的一片雜草。四眼望去,都是一片土灰色的山谷,七座火山口好像這個谷地守門人的住家,又好像是環繞著太陽住家的七個行宮。

我們在火山口繞了一圈,停留約一個鐘頭,然後,無可耐何地順著原路,走回停車場,回程一路上山,走了二個鐘頭,我們在太陽住家略做休息,補充喪失的水份,再開車離開,返回旅館的途中,在公路上看到許多看日出的遊客,換騎單車從山頂順溜下來,每人收費七十五元,這是都市人的渡假郊遊。

在茂宜島的西側陸地仍舊有許多最近一次爆發帶來的岩漿,都是黑漆漆的曠野,我們說這是原來的情況,未曾變動過,地面廣大的一片,沒有樹木,沒有花草,只有看似疏鬆的荒地, 淑玲一再堅持是推土機開發鬆土的結果,我們只好停車探勘,地面凹凸不平,卻是堅硬不虛的火山岩漿,淑玲才心不甘情不願地相信自己的眼睛,嘴巴一再呧咕真是不可能。

我們繼續在茂宜島的西部臨海,欣賞火山岩漿流入大海的軌跡,岩漿赤熱,碰到海水的拍打,有的倒退,有的奮力前進,好像一座火牆排向大海,又被海潮一股擊退,火山岩漿受海水的冷卻,形成一個堅固陡峻的岩壁,變成非常特別的地質結構,在 Kapalua 灣。

這原來是私人買下準備蓋渡假旅館的,由於,這裡是夏威夷自古以來的安葬墓地,是原住民埋葬先人的追思地,屬於歷史古蹟,旅館建築開挖九百多具屍骸,引起當地住民的憤慨,而被迫停止,只好保留原來的風貌,並改建成高爾夫球場。

不過,岩漿出海的壯碩場面仍舊維持原狀,沒有遭受破壞。這裡在Makalua-puna,又稱為龍齒巖 (Dragon Teeth)。

茂宜島是一個令人流漣忘返的地方,在這裡度蜜月一定生男育女都能隨心所欲地如願的。